亚虎娱乐客户端


  • 345阅读
  • 2回复

[小说]【长篇小说《湖都》连载】第十章:湖都暗流(1、2、3)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741
积分
142646
贡献值
169
都币
2
在线时长: 209小时
注册时间: 2006-12-15
我的老家
芗溪乡

“湖都县县红叶开发建设(综合)有限公司”总部的办公大楼“红叶大厦”,就坐落在湖都县城里那条80米宽的建设大道上。十二层高的大厦,在湖都县这样的一个小城里,自然看上去是那么地巍峨耸屹,大有一种凌人的气势,仿若君临天下般地唯我独尊。二十四级的高台阶下,一辆黑色的奔驰跑车停在楼门口的台阶前,真是特别地抢人的眼目。那辆跑车,就是“湖都县县红叶开发建设(综合)有限公司”的总裁赖安先生的坐驾。说起这赖安,他在湖都县城里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每年上百万的税利在湖都县这个小城里可是首屈一指的纳税大户。他经营的项目几乎是无所不包,他要经营的项目,也可以说是无所不能。在彭蠡湖边的这个湖都县小城里,是很少有人说得清楚他都在经营些什么业务。他涉足的圈子有地产业,卷烟业,娱乐业等等,等等不一而足,举不胜举。这两三年来,仅红叶公司用来义捐的救助资金就已逾五百万元人民币以上,这就给赖安积累了较为雄厚的政治资本,因此,这几年来赖安便成了湖都县城里的名人,当选上了湖都县县的政协委员,并且还以几乎是满票的优势,成了一名政协常委。自从赖安的头上有了政协常委的光环之后,他在湖都县城里就俨然一付龙头老大的派头,没有人敢随便去招惹他。
红叶大厦的八0八室,是总经理赖安的办公室。赖安正悠闲自得地地躺在转椅上吐着烟圈儿,一串串的烟圈儿在慢慢地扩大,一个圈套着一个圈地逐渐四处消散。咚咚,咚……进来。赖安两眼不离烟圈地用低沉的语调说了一声之后,仍旧一口、一口地吐着烟圈儿,仿佛什么事儿也没有发生。这时,门被人从外面给推开了,原来进来的人是赖总的秘书柳荷。这柳荷,人长得身材匀称,瓜子型的脸上镶嵌着一双大眼睛,眼睛里透出一种热辣的光来,让人咋一见她,便可得知她是一个既干练而又泼辣的女强人。赖总,刚才地产部的聂部长送来了城西商贸用地的调查报告,这是他的报告原件,请您签字。还有这一份,这是方达集团关于城西加工城用地开发的可行性报告,我们搞到了一份他们的复印件,看来,他们己经走到我们的前面去了。接下来,应该怎么办?柳荷问赖安道。知道了,放在这里吧。我正在考虑这些事呢。赖安若有所思的应了声之后说道,你先出去吧,让我一个人好好想想。赖安抬起头来向外挥了挥手,柳荷便转身向外面走去,伸手在后面轻轻地带上了办公室的门。
他妈的,看来这个李琛是不想再在这湖都县城里混了,竟敢明火执仗地跟老子抢地盘,看来他是活到头了。赖安咬牙切齿的说。爬起身,接着又抽出一支中华牌的香烟来,“啪”的一声打上火,打火机上便冒出了幽蓝色的火苗来。俄顷,他却未去点烟,只用两根手指就把香烟给掐断揉碎了,恨恨地往废纸娄里一丢说,来人,去城西。听见赖总的吩咐,开门进来的是赖安的司机兼保镖郝庄。来了,赖总。他说话间,就去衣架上取下赖安的风衣来给赖安披在身上,出了门之后上了电梯下楼去……
在通往城西的幸福路上,一辆黑色的奔驰跑车风驰电掣般地向城西开去。汽车一路鸣着笛,耀武扬威地扬长而去。公路上各色的汽车遇到了这大奔,都纷纷避开他择道而行。赖安躺靠在后排的座椅上,一个电话、一个电话地不停向外拨打着……
操你姥姥,赖安。你他妈真是欺人太盛。方达公司三楼的会议室里此时也已是一片狼籍,总经理李琛满怀怨愤,正在大发脾气,高声地骂娘呢。李总,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酝酿和筹划了这么完整、慎密的计划怎么到了关键的时刻,落在了红叶公司的赖安手里?你这个老总是应该要负责任的。董事会的成员们都在用眼睛盯着李琛,一付咄咄逼人的情形。有内奸,肯定是有内奸,不然我们的可行性报告怎么会落在赖安的手上?李琛恨恨地说道。此时李琛的秘书白玉来到李琛的身边轻声提醒道,李总,当前我们要尽快拿出应变的方案来,其它的事情留待下一步去再查清楚不迟呀。听了白玉的话,李琛这才从气愤中走了出来,他冷静了一会过后,对各位董事道,今天的这事,我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为此,我李琛对城西加工城的用地一事,一定会调查清楚的,给各位董事们一个满意的交代。如果我不能处置好这件事,我便主动辞职。请各位相信我,好吗?今天就请你们先回去吧。
李总,我们相信你。但是你得拿出行动来证明给我们看哈。董事们嚷嚷着起身向会议室的外面走去。白秘书,快替我送送客人。李琛吩咐道。白玉优雅的一笑答道:好的。各位董事,这边请!便带着他们径直朝电梯间走去。
李琛待董事们离开后,便赶紧掏出手机来拔打电话:喂,刘秘书吗?我是李琛。段县长在办公室吗?
啊,李总呀,段县长不在,到北京开会去了。电话里传来湖都县县政府刘秘书那听来有些阴沉,有些叫人琢磨不透的声音。
那你能帮我预约吗,都火烧眉毛了。李琛紧接着说道。
我试试啊,什么事这么急呀?你告诉我呀。刘秘书回答说。
就是城西加工成的用地一事,现在发生了变故,我都急死了,我的爷耶。李琛惶急地说。
刘秘书一听登时便愣怔在电话边然后又故做镇静地道: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变故?刘秘书待不及待地想知道事情的原委。一句二句说不清楚,七点,咱们俩老地方见。李琛“啪”的一声关了手机。
那好吧,我来给段县长打个电话,看他啥时候回来,回来的时候我第一时间通知你。刘秘书说完话就把电话给撂下了。李琛见刘秘书已经挂断了电话,便无可奈何地摇摇头坐在办公桌前直叹气……
坐落在湖都县城里小东湖边的“湖东怡园”小区门前,昏黄的路灯下,一辆仪征双排座小汽车停在了小区的门前。从车上走下来的一个人手里拿着一份棕黄色的公文袋,他左右瞧了瞧之后,便挥了挥手,叫司机把车给开走了。然后转过身来,朝三号楼的二单元低着头走了过去。他径直上了五楼,在502室的门前按下了门铃。
502室内,桔红色的灯光下,淡黄的真皮沙发上,白玉悠闲地躺在那里看电视。她把电视机的遥控器攥在手里握,随意地翻看着电视节目。一袭透明的真丝镶花睡衣下,双乳高耸,紫红色葡萄一样的乳头坚挺,仿佛要从睡衣里面钻出来透气一样,顽固地屹立在那里。不知白玉是看到了什么,她躺在沙发上微微地喘息着,不时地伴有呻吟声传出来。也许是荧屏上某些诱人的电视画面感染了她吧?她的身体似乎在轻微地蠕动着。
正在她情绪高涨,浑身感到十分难受的时刻,白玉听到了门锁的咔哒声响起,白玉知道这是她的梦中情人赖军来了。
进来的正是红叶公司总裁赖安的堂弟赖军,也就是前面提到的秦华妍的老公赖军。原来这赖军跟白玉是中学时期的同学,在一起读书好几年呢,并且还是彼此的初恋。虽然不能说赖军是长得一表人才,但也是身材魁梧、孔武有力,而且脑筋还很是灵活、城府也深,平时在赖安的手下接些小的工程项目来做,干的不是今天开挖东风主干大道的活,就是明天又去挖人行道埋管子的事。反正,他干的就是湖都县城里那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零星工程。平时,就喜欢干些赌钱玩女人的事。家里放着一个如花的妻子不搁在心上,成天在外面跟那些狐朋狗友们纠缠在一起花天酒地,逍遥自在。特别是他那次跟几个朋友在西海赌钱回来路过江城时,几个人一起去江城嫖娼途中被抓之后,他就像是突然变了一个人似的,成天在外面鬼混。
这不,赖军又来看他的初恋情人白玉来了。原来,赖军跟白玉是中学时期的同学,两个人在学校里就开始谈恋爱,后来也就是因为这事,赖军在父母的高压下,高二年级的时候就转学去了外地的高中读书。当初在学校里,白玉可是有名的校花,追她的男生真是不知道有多少人呢。几个月以前,赖军跟着堂哥赖安在湖都县县滨水新区开发建设的动员大会上碰见了白玉,这才知道白玉原来也在这湖都县县里,在方大公司的总经理李琛的身边做秘书,两人一见,免不了要叙一番同学情分,就这样一来二去地吃吃饭,喝喝茶,叙叙旧,旧情复燃,干菜遇烈火,自是愈燃愈旺起来了。这不,方达公司城西加工城用地的泄密事件,就是赖军利用白玉干的。
哟,今晚布置得这么浪漫呀。小玉。赖军说着放下手中的公文袋坐到了沙发上。
是呀,我这是专门为你而布置的。白玉放下遥控器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问道,你带来什么呢?给你买化妆品用的。一点小意思,我哥说的。
白玉今天把家里装饰得很温馨。明黄的落地窗帘拉得严严实实,桔红色的小灯泛着温柔的光,客厅的几处显要位置都摆放着盛开的野百合,白色的花朵被罩上了一层桔红的颜色给人一种极为挑逗的感觉。沙发前茶几上放着一个盘子,盘子里放着两个透明的杯子,被子里盛满了琥珀色的葡萄酒,从瓶子的商标上来看,那是一瓶地道的德国红酒。
桔红色的灯,淡黄的真皮沙发,白玉悠闲地躺在沙发上斜睨着赖军。遥控器在她的手里握着,一下一下地随意变换着频道,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白玉的丈夫出差去南方,一走就是大半年过去了,这孤独的生活叫白玉如何捱得下去?因此,当她再次见到赖军后,内心里便不由心猿意马起来,跟赖军再续前缘。
赖军去卫生间洗了一把脸之后,便坐到了白玉的身边来了。他两手轻轻地拉开白玉的真丝睡衣拉链,左手便探秘似地在白玉的身上不停地游移起来。你轻点好吗,我的个冤家。白玉低低地笑骂了赖军一句道,就知道做这事,真是个骚公鸡。嘻嘻嘻……
赖军也不答话,一翻身把白玉压在身下狂吻了起来。哎哟,好痛。赖军激灵了一下。原来那是白玉没注意咬住了赖军的舌头,一下子把赖军给咬得痛了。
此刻,白玉身体上的反应是愈来愈强烈了,赖军此刻也已是脸色涨得通红,呼出来的气息也越来越粗重,看来他们俩已经是按捺不住了,就在客厅的真皮沙发上迫不及待地褪去衣裤滚在了一起。一阵狂热的猛烈攻杀过后,两人已是汗如雨下,气喘吁吁的了……
一番休息过后,白玉撒娇地说道,赖军,我们去洗个澡吧,我不想动弹了,要你抱我去呢。赖军轻轻抱起白玉就向舆洗室走去。白玉的两条玉臂环抱在赖军的颈上,将头紧靠在他的脸上,两只硕大白皙的丰乳紧顶在赖安胸前,两粒紫红的葡萄直撩赖军的心魄。白玉嘤嘤的气息如兰,吹在赖军的脸上,挑逗得赖军不由得再次心旌摇荡起来……
来到舆洗室之后,白玉打开了热水器,调好水温。赖军,我们洗个鸳鸯浴吧。白玉说。好呀。赖军答道。说话间,舆洗室里已是氤氲的一片,浴洗间的妆台上放着一盆火红的玫瑰,十分地耀目,给两人的无私世界带来了一种热烈的狂野和放无边的激情……时间在两人的激情澎湃中悄然地流逝过去,待到两人再一次热烈地疯狂过后,身上流下的已分不清是莲蓬头中冲下来的水还是身上流下的汗水了,赖军和白玉互相扶持着靠坐在浴池的边沿上,大口地喘着粗气。一切收拾停当之后,赖军与白玉一起来到了卧室之中。
卧室的布置就更加浪漫了。白玉的床头边摆着一尊维纳斯的裸体雕像,床头的上方挂着一幅白玉半露胸的玉照,一双媚眼仿佛透射出万种的风情来。大红底色印着鸳鸯交颈图案的床单上,一床真丝绒被轻柔地伸展在床上。床头柜上的台灯暗红浮动,给人一种暧昧的浪漫温馨情调。
白玉瘫软地倒在床上,双腿并拢,娇滴滴地直挺在床上,私处完全暴露无遗。浓密的毛发自然地卷曲着,在红色的光影里透着诱人的神秘。赖军拉过真丝的绒被盖在白玉的身上,爬上床去睡在了白玉的身边,双臂环抱着白玉的身子,慢慢地进入了梦乡。
清晨,赖安一觉醒来,不觉已是精神抖擞,精力充沛起来。他看看身边裸睡的白玉,不由得精神又特别地亢奋起来。他扳过睡意朦胧中的白玉,在白玉的耳边轻轻叫了声,小玉。白玉在睡意朦胧的梦中呢喃了一声,你干嘛呀?便又沉沉地睡了过去。赖军按捺不住自己已经迷糊了的心绪,便不管三七二十一地趴在白玉的身上盖了上去……
吃过早饭,赖军跟白玉说道,我的走了,我安哥还在等我过去回话呢。你也该上班去了,小玉。说完,他就轻轻地推开门走了出去。
冰点还原精灵官方网站
 

发帖
741
积分
142646
贡献值
169
都币
2
在线时长: 209小时
注册时间: 2006-12-15
我的老家
芗溪乡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9-12

秦华妍不知道为什么,她还会一个人来到这巷子深处的茶馆里?路还是那条凹凸不平的础石路,楼梯也依然是那道三层拐角的水泥阶梯,座位仍旧是靠西边的窗户处,只是那曾经归属于华妍,并让她心灵有所寄托的那个角落,如今已被拆除了,改成了一侧是茶室、另一侧是棋牌室的通间,里面倒是变得很宽敞了。
移步进去,华妍感觉到这里的空间真的是比以前大了很多,但冷冷的气息似乎也平添了不少。她突然觉得自己曾经迷恋的那份温馨、幸福在不经意中已经消失、流走了,过去那种熟悉的气息已经荡然无存。冰冷的室内,空气冰冷地阐释着眼前的生疏与迷离,让一切的场景渐次在华妍的眼睛里模糊起来。这似乎如冥冥之中的某种巧合那般,总在隐隐约约地印证一些人生中命途多舛的悲凉与无奈。如今,华妍觉得自己飘荡的灵魂不知向何处去,她只好自嘲地苦笑着摇了摇头,赶紧收拾起惶然不知所措的紊乱心绪,谨慎地注视着眼前这既熟悉又陌生的处所,以及那外面往来不断的客旅,谁能会想像得到,就是在这里,曾经上演过的那一段恰如烟花炫烂般的情感纠结……
人生的书页很长很长,隽刻满了人生的百味。当然,也不凡有大手笔的故事缠绵着,被记入在心扉的册页之上。亦如柴与火的际遇,涅槃之后不一定非得重生;又如那日与月的邂逅,它们除了承载了今朝与昨夕之外,曼妙的美好感觉总是会在翻过去的上一页中出现!是故事就终归会又开始和结束,待到将全本的书籍合上,书里动人的情节,也仅仅是在感动在值得回味的某年某月的某一天里,然后,随着年华的逐渐消逝而自然会弹指间灰飞烟灭、了无影踪的,独自弥留在空中,冷冷地述说着那一份离奇的情殇……
窗外,阳光应该是很灿烂的,室内的环境虽然也很柔美,但依旧激发不起华妍真正的闲情来,她近身靠在窗前的玻璃上,却始终无法感受到阳光能给她带来什么温暖的意味。在这无所事事的午后,她只想像从前一样懒懒地窝在这不过巴掌大的地方,再也不愿意回到那个令她心碎,噩梦频生的家,那个令她见了就直想吐,那个名义上的丈夫赖军,她只想躺在这松软的沙发里,抱着熊猫抱枕,听着广播里的轻音乐来平复内心的酸楚……
良久之后,华严似乎已经平定了内心的潮涌,神情开始慢慢地变得平静下来。终于,两行绵密的清泪自她的双颊上无声地滚落下来,她再也按耐不住伤痛已久的心,拿起手机给明辉拨了一个电话,明辉,你在哪里?能有时间来陪我坐一会儿么?就在那个街心花园广场对门的小巷子里。
明辉正在办公室里做一个工作计划,看到手机猛地在桌子上跳起了舞来,便拿过手机一看是华妍打过来的,便立马接通了电话,华妍,你在哪里呢?你哭了?出什么事啦?好的,你在那里别走开,我马上过去接你。明辉的话音刚一落地,他转身放下手中的事儿,拿起钥匙关上办公室的门,便径直下楼去了。
就在明辉刚把华妍接上车来的同时,明辉又接到了同学程益源给他打来的电话,只听程益源在电话那头大声说道,明辉,最近在干嘛呢,忙不忙嘛?中午你有空吗?我不是早就说过要请你喝酒吗,就今天中午吧,去西山农庄,不见不散。你给华妍打个电话,我把家里的也带去,你看咋样?明辉按住电话问华妍道,华妍,益源来的电话,他说请我们俩去吃饭,你说呢?华妍回答道,去吧,我没事的。明辉这才赶紧回复程益源道,好的,西山农庄见。华妍转过脸来对明辉说道,看看丽雯有时间不?要不叫上她一起去吧,不然的话,我怕益源家里的会起疑心呢。好吧,华妍,你给丽雯打电话,我们这就去接她一起过去……
吃中饭的时候,华妍轻声地跟丽雯道,丽雯,这些天我搬你那里去住一下行不,等我租好了房子,马上就搬出去。丽雯诧异道,你说什么呢,华妍。咋的啦?难道你跟赖军也……她“啊”的一声之后,便赶紧闭上了嘴巴惊呆在那里。明辉跟程益源两人看着表情冷漠的华妍,一时间不知发生了什么,痴痴地坐在那里看着华妍跟丽雯两人发呆,连酒都忘记了喝。
华妍这才平静地把她跟赖军之间发生的诸多矛盾以及走到今天这个结果的过程说给了大家听,她平静地对大家言道,那个家,我是真的再多呆一天也是呆不下去的了,我只想着陪女儿一起过几天自己想过的安静的生活,只要他不来烦我就是了……
嗯,那你先在我那里住几天再说,以后的事,看情况再说吧?华妍。丽雯为了稳住华妍的心事,便赶紧对华妍说道。明辉也赶紧接过去跟华妍说,你就在丽雯那里住几天,散散心,看他还有什么改变再做决定,你今天的决定是太草率了一点哈,华妍。以后别再做这样的傻事,起这古怪的念头了。
这时,程益源的老婆吴月英起身来到了秦华妍的身边坐了下来,她拉着华妍的手说,我支持你,华妍。我们女人从来就不依附在那个男人的身上,该搬就搬,该散就散,谁离了谁还不一样活么?你家赖军的事我也曾经听到过不少,我怕你听到了心里难受,所以就没有跟你提过,别怕,有我们呢。丽雯,你也要坚强点。哪天益源要是不乖了,你看我不把他休了才怪……
程益源见妻子把事情扯到他身上去了,赶紧对明辉道,明辉,你看这这这……哎呀,我说吴老虎,你咋扯到我身上来了,你借我十个胆也不敢啊,说完,赶紧作揖打躬地对月影她们道,我的好姐姐们,你们就饶了我吧,以后有什么事,我定当赴汤蹈火,宁死不辞!话一说罢,他赶紧拉上明辉上前台买单去了……

发帖
741
积分
142646
贡献值
169
都币
2
在线时长: 209小时
注册时间: 2006-12-15
我的老家
芗溪乡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09-12

明辉清楚地记得记得,那次会议结束以后,在等待吃饭的空档里,新任的蠡水文学研究会施奥会长在他的办公室里临时召开了一次蠡水文学研究会的会长碰头会,参加会议的人员有新当选的副会长郭珊、裘岭、红箭、明良以及明辉几人。
施奥会长告诫我们说,既然我们大家都担任起了会长、副会长的职务,就要担负起肩上的责任,我们的会刊《蠡水文学》报一定要接着办下去,这次呢,我们就在吃饭之前的这个空档里,把这个任务安排下去,以后各自分工负责。施奥会长笑着对明辉说道,明辉啊,你既是个新会员,还是个新会长,可以说得上是节日双新啊!我们接手蠡水文学研究会后的第一期《蠡水文学》就由你来负责编辑执行好不好?
明辉说,那行啊,会长。不过,如果让我来负责的话,我认为应该采取以下的几条措施就好。于是,明辉就在会长会上跟施奥会长提了三点建议,一是在办刊过程中采取执行主编责任制,由执行主编对主编负责;二是在报纸的每个版面上都指定一个人来担任版面的责任编辑,由责任编辑对执行主编负责;三是严把报纸的用稿质量关,杜绝使用一些烂稿、问题稿以及不必要的人情稿,因为那不是一种办报的好现象;四是要注意和把控好版面的设计与美感,尽量做到让版面显得美观、大方和清新活泼。
施奥会长说,明辉的这些建议都是很好的呀,就按他说的那个样自去办吧。随之,在座者会长们便会同其他的参会人员一起,在政协大门前的台阶上照了一张集体照之后,便都到餐厅聚餐去了。
回到家里以后,明辉便积极地着手编排那期的《蠡水文学》报,经由明辉提议,由裘岭、明良、奚鼠生分别担任散文版、诗歌版、小说版的责任编辑,而明辉自己则担任了第一版,头版的责任编辑。由于报纸的第一版政治性比较强,明辉作为当期报纸执行主编,一定是要对主编施奥会长负责任的,因而出不得半点差错,因此,明辉就当仁不让地负起了全责。总之,在《蠡水文学》报在出版发行之后,不仅得到了大多数会员的一致肯定,而且明辉还受到了施奥会长在口头上的表扬,说明辉执行主编的这期报纸,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都做得比较好,为今后的出版工作闯出了一条新路。
不过,明辉自从执行主编了那一期的《蠡水文学》报以后,他就再也没有去参与过它后续的编排事宜。因为那事有会长在打理,要他闲吃萝卜淡操心干什么?他也懒得去问是那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反而是坐了下来,一心专注于自己“明辉三部曲”中的第三部散文集《芗草茵茵》的撰写工作以及参与筹备创建《湖都县户外网》的工作中去了,一些有关蠡水文学研究会的日常事务及《蠡水文学》报的编辑、出版等一应事宜,则由会长施奥先生在亲自打理。
这期间,在彭蠡湖南边的右江省城——豫章,发生了一件令人觉得十分奇怪的事。蠡水文学研究会的老会长敦瑾先生不知是出于何种的考虑,在离任之后的不长时日里,他便又在豫章市发起成立了一个叫做什么“蠡水文学创作研究会”的文学社团,并仍然以蠡水文学研究会的会刊,《蠡水文学》文学报的准印证号,右江内出字87001号,出版了“蠡水文学创作研究会”的第一期会刊《湖韵》杂志,与蠡水文学研究会两足并立在彭蠡湖的南北二岸。这也许就是敦瑾先生的内心在祈盼豫章、湖都县两地的文学工作者们,能够积极地走到一起来共铸蠡水文学研究事业辉煌的一个宏大心愿吧?
自从明辉跻身在了蠡水文学研究会的行列之后,他的内心里便常常有一种莫明的兴奋在躁动,在激励着他一路前行。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郭吉峎老师在换届大会上极力推荐明辉的情形,总是不经意地浮现在他的面前,而明辉的内心里又常常惧怕自己的平庸、无能,会给郭老师他丢了面自,因此,明辉就一门心思地想着要替郭老师给争口气,也替自己挣回来一个面子,更应该为那些支持他关心他的人们要挣足了面子。再一个就是,在今后不长的时日里,明辉一定要负责任地告诉那些对蠡水文学研究持有疑义的人们,交给他们一个清楚、明白的有关“蠡水文学”内涵的答案。于是,明辉就常常自觉不自觉地对蠡水文学研究会的现状,进行了一番深入的反思和借鉴,他千方百计地想着法儿希望蠡水文学研究会能够领着他走进更加广阔的文学天地里去,让他走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来。
明辉自从加入到蠡水文学研究会的行列之后,便常常趁兴邀请湖都县本土的一些有共同爱好的文学朋友们一起,以彭蠡湖区作家团队的组稿形式,到一些专业的文学网站,例如《文学阅览网》中去冲浪。先后邀有奚鼠生、善熙、鬼子、许福、英郡、漂乡草、剑均、海蒂等一众文友们注册入住进去。由于大家都是生活在彭蠡湖上的人,所以文字中的表述与记叙的笔墨,大多是彭蠡湖区的风物人情,自然风光以及彭蠡湖区的人文生活状态和来自于对彭蠡湖的深度认知以及个人肤浅的感悟等等。介于这种情况,在《文学阅览网》中,就无形地形成了这么一个以彭蠡湖为文学载体的文学创作群体,有了一群以倡导《蠡水文学》为己任的负责任者们,他们一度笔耕不辍,在《文学阅览网》上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因此,在现代化的网络上,就有不少人称赞他们这些人,是一群以守望彭蠡湖为心灵寄托的思想者。后来,尽管其中大部分的人们因为自身各种不同的原因,而没有能够在文学创作这方面坚持下来,但是,大家的这种集体创作意识已经在网络上产生了轰动影响,为彭蠡湖地域文学的创作做出了积极的极大贡献。
2009年的夏天,明辉跟他平时玩得好一些朋友们在一起创办了一个叫做《湖都县户外网》的专业论坛,他当时出于对蠡水文学研究会的思考,便答应跟他们在一起办了那个网站,但他跟大家提出了一个必要的条件,那就是要在网站上专门设立一个《蠡水文学》的板块,借以有力地来推动蠡水文学研究会的向前发展,这是他当初最原始的一个愿望,后来,大家同意了他的请求,也如期在《湖都县户外网》上开设了《蠡水文学》这一专门的文学交流板块。不过,在开设《蠡水文学》这个文学版块之后,明辉也一直没有及时向蠡水文学研究会以及施奥会长报告这一情况,他不经意地打了个善意的埋伏,因此,明辉总觉得应该找个机会跟研究会的几位领导陪个礼,道个歉。尽管在两年多的办站实践中,由于明辉跟大家在有关彭蠡湖地域文学方面的认识以及在文学版块的管理上方法上存在很大的意见分歧,双方的意见难以统一,再加上明辉的性格倔犟,只要他认准的事,就是九头牛也拉不回来。因此,明辉随之脱离了《湖都县户外网》并同时在《湖都县户外网》上固执地撤销了《蠡水文学》版块,并叫网站用《蠡湖文苑》给顶了上去了事。
就在《蠡水文学》板块建立之初,网站的版面上是空前地活泼,论坛上的来稿以及发文者非常地多。这时,明辉就在想,我们为何不可以因势利导,乘势而上呢?就在全国范围内来搞一次蠡水文学的散文大赛不是很好么?一念之下,明辉便找明良老先生跟奚鼠生二人到他的办公室里来商量发起“中国首届蠡水文学散文大赛”一应事宜的筹划与准备工作,由于明良跟奚鼠生两人都是蠡水文学研究会的老会员,而且明良还是在研究会内排在明辉之前的一名副会长,所以我明辉的提议自然得到了他们俩人的一致赞同,故此,三人在一起商量好了之后,便决定便由明辉操刀,以“中国蠡水文学研究会”的名义起草了一个“中国首届蠡水文学散文大赛”的征稿信息,在新浪及各大门户网站发了出去。就这样,截止到2009年的年底,征稿邮箱中就已经收到了来自全国各级、各类会员作家以及文学爱好者的稿件10000余篇,通过八个多月的徵选评定,共计评出获奖作品100篇,随后公之于众,接受来自社会各方面的举报和监督,到最终,大赛以96篇作品获奖而圆满收官了。
大赛结束以后,明辉提议将这些获奖作品结集出版,书名就用《蠡水文学——散文获奖作品集》的面目出现在文学的国度里,力争为《蠡水文学》在文学的国度里争得一席之地。这本书,后来于2012年秋季由中国戏剧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并也此在中国文化发展的进程以及文学的宝库中,毫无悬念地确立了“蠡水文学”她应该站立的位置,让更加广泛的人们认识和认知了,接受了“蠡水文学”这一全新的地域文学新概念。
尽管在“中国首届蠡水文学散文大赛”的征稿截止时间已过去很长的时间以后,但是,还有大量的稿件源源不断地挤进征稿的邮箱中来,几乎就要将它给挤爆了。面对如此大容量的来稿,明辉在想,如果再无动于衷的话,就太对不起那些给《蠡水文学》投稿的人了。于是,我便利用闲暇时刻,在一个叫做《一齐写》专业期刊网站上,创建并推出了一份电子版的大型纯文学季刊《蠡水文学》,说实在话,在前一、二、三期的编排中,由于明辉的办刊经验不足,编排出来的杂志还不是那么理想,但是,随着他后来逐步地积累起了经验,这才开始变得有模有样起来,到2011年的4月,他一共编排了五期完整版的《蠡水文学》电子杂志。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
      亚虎娱乐客户端龙8娱乐官网龙8娱乐城武松娱乐
      优发娱乐齐乐娱乐国际优发娱乐官网龙8娱乐官网手机版
      优发娱乐龙8娱乐官网龙8娱乐城龙8娱乐老虎机
      亚虎娱乐客户端亚虎娱乐客户端手机版亚虎娱乐客户端下载武松娱乐
      优发娱乐齐乐娱乐国际优发娱乐官网龙8娱乐官网手机版